houyyg

【Elrond/Thranduil】合租生活二三事2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现代AU,老中医医科生领主x艺术生大王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双箭头


occ大概是一定的


不会炖肉只会撒糖


总之食用愉快~




中土这周下了两场雪,一场三天,一场四天。


是的,可怕的冬天来了,大雪已经下了整整两天两夜,到处都被茫茫白雪覆盖住了,铲雪车和融雪剂似乎都起不到什么作用。埃尔隆德倒是宁愿没有融雪剂,毕竟踩在一堆冰和泥的混合物上还不如直接踩在松软的雪上来的痛快。


他实在不懂学校为什么一定要把实习观摩安排在这个季节进行,这种鬼天气里谁都没有好心情,虽然他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可他依然不想去回忆萨鲁曼医师那张比现在的天空还要阴沉的脸,说真的,有实习生做苦力他们到底还有什么可不满的啊。


埃尔隆德觉得地上积雪的高度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着,他费力地网上提了提箱子,虽然寒冷和重物已经坠得他整个胳膊都开始发麻,他也不愿意他的箱子蹭到地上的泥,可怕的洁癖,瑟兰迪尓总是这么嘲笑他。


提到瑟兰迪尓,埃尔隆德禁不住开始担心家里厨房现在的样子,每次只要他外出三天以上,家里的厨房都会像被炸过一样。无论他怎么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瑟兰迪尓就是不肯好好地放过那些可怜的餐具和家电。想到这儿,埃尔隆德觉得他心里比现在的气温还要冷。


然而当他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打开家门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没有糊味迎面而来,更没有奇异的黑烟缭绕,正常的简直有点儿不正常。


埃尔隆德小心地把靴子脱下来,尽量避免上面的泥水甩到地上,再将外套脱下来挂好,然后他径直走向了厨房,更加出乎他意料的,流理台和水池里都和他离开是一样干净,只是垃圾桶里多出了几个吃完的杯面和调料包的袋子,看着这堆东西他毫无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家里安静地出奇,瑟兰迪尓房间的门半掩着,埃尔隆德过去敲了敲门,却没有得回应,只传来了两声咳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瑟兰迪尓正在睡觉,身上歪歪斜斜地搭着一条被子以及散落的设计稿纸,从床上耷拉下来的右手上还攥着一支铅笔,看他的表情似乎睡的不怎么安稳,而且脸色也不好。除了床上,地板上也全是瑟兰迪尓的设计稿以及擦过鼻涕的纸团,床头柜上有半杯水和一袋没吃完的饼干。


“我说,你要是作死的话打开窗户直接跳下去比较快。”埃尔隆德一边弯腰收拾地上的稿纸一边没好气儿地说。


不过床上的人似乎还在睡梦之中,他只翻了个身,喉咙里发出了几个不太清楚的音节,还透着浓重地鼻音,眉头似乎比刚才皱的更紧了。


这家伙,埃尔隆德无奈地叹口气,把拾起来的稿纸放到桌上,顺手试了试瑟兰迪尓的额头。


显而易见的,这家伙是发烧了。


可能是埃尔隆德尚且带着凉意的手掌让他感觉舒服了一点,原本蹙着的眉也稍稍舒展了一点。


埃尔隆德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杯走向厨房,把已经冷掉的水倒掉,换上一杯热水,又回到了瑟兰迪尓的房间。


“瑟兰迪尓。”埃尔隆德推了推躺在床上的人:“瑟兰迪尓,起来喝点水。”


瑟兰迪尓嗯嗯啊啊了几声才完全醒过来,看清埃尔隆德的时候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吓得埃尔隆德手一抖,水洒了一半在被子上。


“你没走?!”瑟兰迪尓说。


“你是睡糊涂了还是烧糊涂了?我刚实习回来走哪儿去?”埃尔隆德让他弄的莫名奇妙,把杯子塞进他手里:“快点喝水,别烧傻了。”


瑟兰迪尓扶着额头坐了一会儿好像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若无其事地抬起头瓮声瓮气地对埃尔隆德说:“我饿了。”


埃尔隆德压制着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知道了,你先把水喝完。”


瑟兰迪尓看着杯子里氤氲的水汽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过来,他刚才做了个噩梦,梦境模模糊糊,他只记得最后埃尔隆德要走,他想拦却发不出声音,接着就感觉有人在推他,睁眼看到埃尔隆德那张脸就在跟前,惊的他一下就坐起来了。


简直丢死人了啊。瑟兰迪尓禁不住想抚额。


而另一边厨房里埃尔隆德叮叮咣咣半个多小时端出两样东西来,他得感谢瑟兰迪尓病了没经历祸害厨房,不然收拾厨房至少就要两个钟头。


两样东西都是他在选修的东洋药膳课上学的,一样是贝母蒸水蛋,一样是姜丝粟米粥。选这门课的时候纯粹是觉得好玩,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


瑟兰迪尓看着这两样从前都没见过的菜,有点将信将疑地拿起了勺子,先尝了一口蒸水蛋,刚入口还好,谁想到越往后味道越苦。


“咽下去不许吐。”埃尔隆德看出来他表情不对,及时出声制止了他:“那里面加了药,祛风寒,清肺火,你听你咳的,快点儿吃了才能好。”


瑟兰迪尓皱了皱眉头,不过他也确实饿了,就稀里糊涂地都咽下去了。


“好好叫个外卖就那么难么?”埃尔隆德说:“你看看你,病了也不知道吃药,还在这儿啃饼干,就知道画你的稿子,用功也不能这样……”


瑟兰迪尓一边吃东西一边嗯嗯啊啊地应着,埃尔隆德知道他多半没听进去,有点无奈叹了口气:“你呀,就是什么都不在意。”


瑟兰迪尓抬起头看见埃尔隆德不太高兴的眼神,说:“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会这样了。”


埃尔隆德没说什么,把吃完的碗端走,让他把水喝完然后接着睡觉。


瑟兰迪尓重新蒙上被子,不知道是不是终于吃饱了的缘故,他觉得整个心里都是暖暖的。


这回大约不会再做噩梦了。




FIN(其实是不知道有没有待续的未完)




总觉得自己现在浑身都散发着傻白甜气质,除了小甜饼已经不会写别的了好忧伤TAT

queensland:

【掌心的熊本寺】
继巴黎圣母院之后第二个缩小版作品in~~
最近是虐上瘾啦!!各种停不下来!尺寸4*4*5cm~~欢迎拍砖⁽⁽◝( ˙ ꒳ ˙ )◜⁾⁾

鮮蝦雲吞麵:

【橡皮章】不開心的吧唧喵~有參考網上照片 原本想要弄得有點水彩畫的感覺的......可是印台顏色都不太滿意......顏色配的好奇怪一點也不小清新所以印出來的效果感覺有點失敗QAQ貓看起來更不開心 了QAQ吧唧喵我對不起你QAQ

圆周率:

因为你的一切就是我的言灵。



宋体字果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刻的跟印刷体一样啊!描图的时候铅笔印糊成一团快死了……
不过边刻边感叹汉字的优美,一笔一划之间都是乾坤。真好。

京白狸:

贴膜特别高大上呢(੭ु´͈ ω `͈)੭ु⁾⁾
⚠️ and 章子太多放不下了 想出点旧章有人要咩 |ωㆆ)

Lemon-COOH:

不疯魔不成活

只有达到痴迷的境界 才能将某伯事做到极致

其实知道这句话是因为

微笑的猫写的耽美小说

很好看哦